• <blockquote id="a2a22"><center id="a2a22"></center></blockquote>
  • 微博關注: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法律咨詢熱線:130-7688-1833

    李小非律師,咨詢熱線:130-7688-1833

    您現在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動態新聞 > 以案說法 >

    家務勞動補償,當事人拿到了沒有? ——《民法典》離婚經濟補償制度的實施現狀和完善建議

    來源:華南婚姻家事法律研究中心 作者:李小非 王秀威 時間:2022-08-30 09:42:35


    《民法典》實施一年多以來,離婚經濟補償制度在司法實踐中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民法典》沒有就離婚經濟補償的適用標準及補償的數額等作出細化規定,導致司法實踐中存在對夫妻一方“是否負擔較多義務”以及具體補償數額的認定標準不一致的情形。
     
    本文以34個案例數據分析報告為基礎,總結出目前制度適用存在的問題并嘗試提出完善建議,同時也結合筆者的實踐經驗就離婚案件當事人如何運用離婚經濟補償制度保護自身的合法權益提出實用建議。
     
    一、引用《民法典》第1088條離婚經濟補償制度的案例分析
     
    本文引用的案例來自威科先行案例數據庫,以引用《民法典》第1088條的案件(包含一審審結和二審審結)為檢索條件,共錄得案例161件,刪除部分案件實體并未涉及離婚經濟補償內容的案件后,共篩選出34件有效案件,本文的統計數據均系以這34件有效案件為基礎得出。
     
    1.法院對離婚經濟補償訴求的支持情況。
    \
    在34份有效判決中,法院支持配偶一方離婚經濟補償訴求的案件共22件,占65%,不支持離婚經濟補償訴求的案件共12件,占35%。其中,法院不支持離婚經濟補償的理由主要包括:
     
    (1)一方要求另一方支付離婚經濟補償未在離婚時提出;
    (2)一方并未舉證其在婚姻存續的過程中負擔了較多照顧家庭的義務;
    (3)無事實與法律依據。
     
    2.離婚經濟補償金額的分布情況。
    在22份判決支持離婚經濟補償的案例中,法院支持的金額主要在5萬元以下,其中以1-3萬元的居多,僅有1個案例法院支持的補償金額達到10萬元以上的。
    \
    從法院的判決說理來看,各地法院確定經濟補償金具體數額時主要的考量因素包括:原、被告結婚時間長短、撫育子女等家務工作的勞動強度,以及對婚姻關系的信賴程度等因素,且全額支持原告訴求金額的法院少之又少。
     
    3.要求配偶一方支付離婚經濟補償的性別情況。
    在34份有效判決中,認為自己在婚姻存續期間負擔了較多的家務勞動,從而向法院起訴要求配偶支付經濟補償金的女性有25位,占74%,男性有9位,占26%,這反映了現階段女性承擔較多家務的情形仍然是占多數。
    \
     
    4.案件的地域分布情況。
    在34份有效的判決中,華東地區法院判決的案件數量為10件,華南地區法院判決的案例數量為7件,西北地區法院判決的案件數量為5件,西南地區、華中地區的案件數量均為4件,東北地區的案件數量為3件,華北地區的案件數量為1件。
    \
     
    二、目前司法實踐中離婚經濟補償制度存在的問題
     
    1.不同法院對一方是否“負擔較多義務”的認定標準存在差異。
     
    《民法典》1088條規定,“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但《民法典》及相關司法解釋并未對“負擔較多義務”作出明確定義,也未列舉可供參照的相關認定情形,導致各地法院在認定一方是否達到“負擔較多義務”的標準以及應否支持其離婚經濟補償的訴求上存在較大差異。
     
    我們以第1088條規定的一方在“撫育子女”方面負擔較多義務的情況為例:
     
    案例一
    案號為(2021)皖0406民初2841號的案例中,法院認為黃某負責照顧家庭、子女,這是每個母親應負擔基本義務,且黃某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對家庭負擔較多義務,又鑒于雙方家庭是低保貧困戶的特殊情況,故對黃某要求被告支付經濟補償的訴求,法院沒有支持。
     
    案例二
    案號為(2021)粵0113民初7867號的案例中,盡管法院查明了原、被告的婚生兒子葛某2出生后一直由被告攜帶撫養,跟隨被告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原告并未對兒子進行撫養照顧,但不支持被告提出的要求原告支付經濟補償金的請求。
     
    案例三
    案號為(2021)粵0606民初30756號的案例中,法院認為雖然在原被告婚姻存續期間主要由原告方照顧婚生兒子賴某2,但期間被告也向原告支付了相關生活費用,同時被告也一同負擔了夫妻共同債務等共同開支,上述分工應屬于雙方對婚后家庭責任協商一致的分配原則,明顯承擔較多家庭義務并不能單純以照顧子女的主次確定,故法院并未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家務勞動補償的訴訟請求。
     
    案例四
    案號為(2021)豫0329民初4940號的案例中,被告的女兒一直跟隨被告在北京或伊川生活,法院認定被告負擔了較多的撫育子女義務,綜合原被告結婚時間長短、撫育子女的勞動強度等酌定原告向被告支付補償款人民幣10000元。
     
    上述四個案例中,法院均查明了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在撫育子女方面承擔了全部或大部分義務,但前三個案例均未支持適用離婚經濟補償,其理由分別為:“照顧家庭、子女是母親應盡的義務”、“認定婚生子女自出生以來一直由被告攜帶撫養,但不支持被告要求支付離婚經濟補償的訴求”、“婚生兒子主要由原告方照顧,被告向原告支付了相應的費用,屬于家庭的分工不同”。案例四法院認定的事實與前三個案例相仿,同時認為屬于“負擔較多義務”的情形,從而判決支持了離婚經濟補償的訴求。
     
    不難看出,由于《民法典》及其相關司法解釋未給出較為明確的裁判標準,法官面對此類訴求擁有較大的自由裁量權,易出現上述案例中法院觀點存在沖突的情況。
     
    2.離婚經濟補償的數額如何計算在司法實踐中沒有具體的標準。
    《民法典》1088條規定,補償的具體金額由當事人協商,協商不成由人民法院判決。但法院判決該依據何種標準,目前尚無明確的法律依據。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法學會婚姻家庭法學研究會理事金眉教授指出,在確定離婚經濟補償數額時應依據個案酌情考慮婚姻存續時間的長短、受益配偶所獲得的利益、家庭經濟情況、家務勞動強度四個因素。筆者贊同此觀點,但實踐中當事人面臨的主要問題是舉證困難,除結婚存續時長以外,其余幾點對于提出主張的一方在證明上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難,特別是當提出主張的一方是家庭經濟中的弱勢一方的時候。
     
    認定標準不一的情況,從上述筆者檢索到的34個案例的判決結果中也可見一斑。法院判決支持離婚經濟補償的案件中,補償金額從1萬元到30萬元不等,筆者逐個梳理、對比法院判決支持離婚經濟補償的依據,并未找出較為明確且可反復參考適用的標準。
     
    三、離婚經濟補償制度的實務應用與建議
     
    (一)實務中申請離婚經濟補償的要點
     
    1.離婚經濟補償應在“離婚時”提出。
    《民法典》1088條明確規定,夫妻一方請求離婚經濟補償應該在“離婚時”提出,如提出請求的一方并不主張離婚,只要求對方支付經濟補償,或者是在雙方離婚之后單獨提出經濟補償要求的,將不會獲得法院的支持。案號為(2022)川0116民初741號的案例中,法院認定原告周某承擔了較多的家庭義務,理應獲得一定的補償。但是由于周某并非在“離婚時”提出該訴求,因而法院未予支持。在筆者檢索到的上述34個有效案例中,有3個案例均屬類似情形。
     
    2.增強證據收集意識,多維度證明“負擔較多義務”。
    其在婚姻存續期間確有負擔了較多的家庭義務,是訴求未能獲得法院支持的一個主要原因??偨Y前述22個獲得法院支持的案例,結合五美律師的實務經驗,筆者認為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搜集和固定證據:
     
     
     
    (1)通過提交日常照顧陪伴孩子的照片、錄音錄像,與孩子老師、培訓機構相關人員的聊天記錄等證據證實對撫育子女負擔較多義務;
    (2)如老人罹患疾病或臥病在床,可通過提交相關門診、住院病歷、診療票據,醫生、護士、護工等人的證人證言等材料證明對照料老人負擔較多義務;
    (3)通過家庭其他成員如子女、父母的證人證言,鄰居的證人證言以及村(居)委會等基層組織出具的證明予以證實。
     
    3.當下提出離婚經濟補償的形式以現金補償為宜。
    《民法典》1088條并未對經濟補償的形式作出限制,理論上不動產、股權、虛擬財產等均可以作為補償的形式,但從上述獲得法院支持的的22個案例可以看出,高額的經濟補償要求目前難以獲得法院的支持,補償金額在5萬元以下的案例居多,且補償的方式均為現金補償。所以,從操作的便宜性和可行性的角度,筆者建議根據個案的情況靈活把握所提出的經濟補償的形式,當下仍宜以現金補償的形式為主。
     
    (二)對申請離婚經濟補償的實操建議
    1.同居關系中負擔家務較多的一方也可申請離婚經濟補償。
    雖然我國《民法典》第1088條的主要適用場景是夫妻離婚,但考慮到當下我國家庭結構發生重大變化的時代背景,同居關系在適齡人群中占有越來越高的比例,筆者認為,應可在特定情形下將離婚經濟補償的適用擴展至同居關系,從案例檢索情況來看,亦有法院支持此觀點。
     
    案號為(2022)黔0526民初773號的案例中,原告趙某與被告高某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同居生活,且生育了四個子女,原告趙某帶著長女高某1自2010年外出至今,被告高某在家獨自撫養三個孩子,現四個孩子均已成年。法院認為在原告外出期間,被告相較原告而言多撫養了兩個孩子,付出了較多的家庭義務,法院根據當地的生活消費水平及原告負擔能力,酌情判定由原告趙某補償被告高某18000元。
     
    2.通過提前簽訂協議的方式,可免除一方的舉證責任,并且大大提高離婚經濟補償的數額。
    從上述分析可知,在離婚時提出經濟補償的一方要負擔較重的舉證責任,且司法實踐中法院能夠支持的經濟補償金額并不高。為此,筆者建議在家庭中負擔較多義務的一方,可在婚內適當情形下提前與配偶簽訂書面協議,確認一方在婚姻存續期間負擔了較多家庭義務的事實,同時明確如雙方離婚,另一方需支付的經濟補償款的具體金額。此類協議是平等協商一致的結果,體現了雙方的自由意志,實踐中往往容易獲得法院的支持。
     
    例如,在案號為(2021)魯1722民初1207號的案例中,原被告在離婚協議書中約定男方支付女方家務勞動補償費18000元;案號為(2021)桂0405民初232號的案例中,原被告約定被告對原告麥某作出經濟補償,補償總金額為人民幣伍拾萬元整(¥500000);案號為(2021)魯0203民初1467號的案例中,原被告在離婚協議書約定吳某給予豆某經濟補償款40萬元,這些案例中,各審理法院均認為上述協議符合原被告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均支持了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約定好的經濟補償款的請求。
     
    綜上所述,離婚經濟補償制度確實為婚姻關系當中相對弱勢一方的權益保護提供了一種新的路徑,但由于目前實施時間尚短,仍難免存在司法裁量標準不統一、當事人舉證困難等情形。相信隨著下一步司法裁判規則的進一步細化和當事人法律意識的進一步提升,這項制度一定能夠在實踐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前一篇:沒有了

    后一篇:辦理涉外婚姻登記的相關法律問題

    相關新聞

    欧美操逼网
  • <blockquote id="a2a22"><center id="a2a22"></center></blockquote>